读书网 - 玄幻小说 - 苟在大乾趋吉避凶在线阅读 - 第五章 肉身四重

第五章 肉身四重

        哗~

        轰!

        声声浪涛响。

        海浪中,少年轻松站立,肆意弄潮。

        拳引浪,身顺潮劲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拳打出,力道倍增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便是沧浪诀第四重!

        “练成了,我练成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宁言大喜欢呼,从海浪中蹿到岸上,一路飞奔如履平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三天一直都没什么大事,且运道是两次无咎、一次吝,他就一直逗留在海岛上锻炼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一只海兽,他损失了一张渔网,差点船都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正契合“吝”运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见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吝比悔更甚,因为切实发生时,那是真可能要命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还只是吝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凶、厉等凶险评级,恐怕难度更高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运数涨了20点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足以证明他的猜测——

        其余事件触发后,一样可以获取运数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自己有实力留下海兽,那就不是“吝”,而是起码“上吉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头海兽光肉就能卖好些大乾币。

        由此可见。

        运道并非固定,而是随自己实力变化,它更像是事件的危险性评估,而非单纯的运气评定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日历研究外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天时间,他适应了海潮的节奏,可以在海潮中借力运功、战斗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即将进入第四重的表现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他肉身已做到力气浑然如一,还差一步——

        无需海浪,依旧能刚柔并济、借力打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做到这一步并不容易,但无需再逗留于海岛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养气诀、养生拳的标准,他现在已经是不折不扣的肉身四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继续留在岛上,恐怕四海帮那边都要怀疑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宁言心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小船承载有限,出海一趟也就三四日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四海帮现在的敏感程度,自己回去还得准备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宁言把一些垃圾搬上船,而后路上捕了不少鱼获,傍晚时分回到了大门镇的码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    码头上,尤水济坐在箱子上,目如鹰隼。

        瞧见他靠岸,马上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宁言立刻走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言,捕了多少鱼啊,怎么出去了三天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多少,渔网还被海兽拖走了,差点就回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宁言苦涩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别碰见什么宝贝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尤水济也不知是打趣还是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宁言只是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哪有那么走运,倒是北边有一些奇怪的垃圾流下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    尤水济眉头一挑,稍有意外,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您也知道,我就读过识字的书,不认得许多东西,您给掌掌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宁言小跑着去了船上,从底下翻出一个布包裹的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尤水济接过去打开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忍不住笑说:“我还以为是什么,这种镜子好些船上都有,虽说不罕见,但没什么价值,海边经常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宁言脸上闪过一丝失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,拿回去擦一擦也是可以用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尤水济笑着递回来,“别灰心,说不准可能是仙人用剩下的,你拿去用也能沾沾仙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就捕鱼的,不敢期盼那运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宁言长叹一声,把东西揣怀里去搬东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离开后,曾文才赶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爷,那小子有问题没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,寻仙寻傻了,捡到船上丢的镜子,以为自己找到了仙迹,不必搭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尤水济不屑地撇了撇嘴,而后微微眯眼,“最近江州卫那边有动作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咱哪知道,上边也没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曾文挠挠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偷窃的应该是个比较矮的女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爷,会不会是用秘术改变了身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是那样,对方来历恐怕不简单,咱们招惹不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尤水济低眉,“只是前五重,丢就丢了,反正真本还在,重要的后边没丢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回来啦?”

        麻脸少女正晒着衣服,瞧见宁言回来,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宁言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码头卖了所有鱼,又去集市买了一些肉、米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几天在海岛上,只能吃鱼虾贝壳,简直把他快吃吐了,而且身体营养也不太均衡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陆地要好好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生这么好看,怎么也来大门镇讨生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跟好不好看有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宁言瞥了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这身体长得确实英俊,但英俊没法当饭吃、无法帮自己修炼,唯一用途就是让自己显得更瞩目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尤水济能一眼瞅见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宁言回屋内,将东西放下,准备做饭。

        隔壁新来的太热情了,偏偏他不想招惹——

        对方能从四海帮窃取秘籍,可见实力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人是个大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怕四海帮,自己却很忌惮。

        若被她知道自己学了沧浪诀,或许会成为自己的把柄,不得不听她驱使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的女子同样古怪,在胡同里住了许多日,宁言至今都不知道她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吃完饭后,他继续练拳。

        练得是养生拳,修得养气诀——

        肉身境功法多是蕴养气血、身体,彼此之间没有太大冲突。

        特别是养气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三四日功夫,他自然不止练沧浪诀,大枪桩也在练,同样进步飞快,而今已经可以使用中平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宁言觉得自己的天赋或许还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天赋外,还跟他已经四重有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第五重神力到底该如何修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,我连四重都没真正练成,就去想五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练了几轮,宁言摇头失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好高骛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之前连四重都不敢想,而今已经达到参加乡试的标准。

        有日历在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一切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宁言观想着日历。

        【天朔五年四月初七,风平浪静】

        【镇西黑市重新开启】

        【吉,宜交易】

        【运数:65】

        镇西黑市?

        宁言怔了怔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在大门镇还有这样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间点,该不会是四海帮开的,想在黑市钓鱼吧?

        他脸色古怪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忆片刻,大概知道黑市可能的位置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镇子西边城墙下的一个角落。

        平素里没人,但前身记忆中,曾有一日在那边见过络绎不绝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看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宁言有些迟疑,但想到“吉”字运道和“宜交易”的字样,几乎是在明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决定去看看。

        若能触发“吉”运事件,得好处不说还能涨点运数,而付出的则仅是一点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值得!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边,他把身上所有钱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拢共两吊钱多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换算一下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两枚大乾币。

        宁言沉默了数秒,还是把它放进包裹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虽说两吊钱买不到什么东西,但考虑到隔壁住着贼,还是带着去换大乾币吧。

        遭了贼就什么都没有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