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网 - 玄幻小说 - 苟在大乾趋吉避凶在线阅读 - 第十九章 杀得狼群不敢进!

第十九章 杀得狼群不敢进!

        “言兄弟!”

        药帮众人心提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宁言直愣愣冲到了头狼跟护卫狼中间,此刻正遭三方围攻,即便有辣椒粉打了个先手,但依旧危险之极。

        反倒他们这边。

        虽有七头三目狼,但借药粉、武功,彼此配合,险归险,却也没有性命之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去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孙欢正要说去帮忙,结果下一刻——

        宁言长枪如龙,蒙蒙细雨在他身上化作一团水雾,长枪横平一刺。

        没什么花哨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是简单、直接、快到极致的一刺!

        嗤~

        长枪直直刺入三目狼眉心,在里头一搅,而后不等抽出,宁言放了长枪跃身而起,双脚分别抵住两边护卫狼的头,再右手握住枪尾——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身影腾空,血剑飞洒。

        头狼哀嚎着倒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宁言借两头狼的力量,一跃而上跳到了树枝上立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嗷呜!!!”

        声声狼嚎,自其中一头护卫狼口中响起,其余三目狼同时呼号。

        孙欢脸色骤变:“不好,他们想为头狼报仇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撑住,等言兄弟回来,咱们一起下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陈大喊,而后掏出一瓶药撒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瞬,众狼退去,往宁言那边杀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余人迟疑了片刻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们看来,此时正是下山的好时机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放弃宁言而去的话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下一个敢带他们进山的武者可就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迟疑之间,孙欢已经欺身向前,立于上风口,手中凝神散不要钱似的撒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虽说没大用,但好歹拖延一二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余人也纷纷使出了手段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或许武功不大行,但药粉一堆,毒药、迷药都有,一股脑撒出去好歹有些作用。

        树上,宁言看到此景,心中稍稍安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人要是弃自己而去,他会让药帮明白,比逃命肉身四重绝对在他们之上,到时候死的绝不是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需要跑过狼群,只要跑得过他们就行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孙欢追上,他也有机会再出手。

        目标——

        新头狼!

        宁言心中揣摩着刚才的气血运作,隐隐有了一些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狼群被凝神散洒得混乱的刹那,他再度从树上一跃而下,两头护卫狼迅速避开锋芒,但它们后边的狼群就没那么好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长枪如龙,悍然开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嘭!

        躲闪不及的三目狼,被长枪砸中脖子,上方跃下的动能加上一身力气,它的脖子都被砸得弯曲下去,哀嚎一声后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躺在地上颤抖、弹腿。

        它被砸瘫痪了!

        宁言再舞长枪,青龙探爪一路开道,径直杀到孙欢边上,喘了口气,而后提着枪,另一只伸手摊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药粉给我几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哦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孙欢把凝神散递过去,表情有些呆滞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宁言再度杀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长枪狂舞,轻轻一枪,一头三目狼被砸飞出去撞在树上,发出一阵哀嚎,而后恢复些力气后迅速逃到了新头狼边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头狼愤怒咆哮着,但狼群已经被打得步步后撤。

    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太猛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我没看错,这应该是神力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肉身五重?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家张了张口,全部表情呆滞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肉身五重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们眼中已经是高不可攀的级别,但这位“言诚”兄弟,如此年纪却已经摸到了神力的运用门槛。

        了不起!

        还好刚才没跑,否则一个懂得气血之法的肉身五重武者,完全可以跑到他们前边去,将祸水东引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帮人暗自庆幸,同时也不禁懊悔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虽说没跑,但跟孙欢、老陈直接动手援助相比,他们的行为却有些扎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枪头有些磨损,可丝毫没减缓宁言的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是一枪刺入眉心。

        鲜血喷洒,溅了他一身。

        狼群有些慌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它们总共也就八只,如今去了三只,又面对一个看起来非常可怕的敌人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退了一阵,新头狼长嚎一声,所有三目狼缓缓后退。

        宁言跑到头狼尸体前,杵着长枪没有追赶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其余人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退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退了!真的退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言兄弟,你,你真是太牛了,肉身五重,我的天,你怎么练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陈激动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神力!

        只有五重神力,才可能发挥出如此可怕的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 宁言勉强地笑着:“也没什么,就是多琢磨、多练,当然,这还得感谢帮主让孙老送的笔记,否则我现在也没办法摸到门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孙欢听得嘴角抽搐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玩意儿还真有人能看了练出名堂来?

        作为孙姓后人,他很不服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。

        眼前的场景,由不得他不相信。

        孙欢轻叹一声,说:“大家收拾东西,快点下山吧,晚了咱们都得被留在山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的是,背上东西,咱们下山!”

        狼群很记仇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五头狼未必就是跑了,也可能去找同伴、援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遇了一波狼群,他们可不想再打一波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几人背着三头狼,中间互相替换,倒也非常轻松。

        宁言强撑着身体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路见到了城镇,这才稍微放松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帮主,你帮我肢解一下,头狼我自己留着吃,一头大伙分了,剩下一头咱们卖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分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欢吃惊不已,甚至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宁言笑了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你们拖着,我也杀不了三只,把肉分掉,大家想卖还是想留着自己吃都可以,哦老陈记得多分一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这就不用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陈憨厚地挠挠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就是佩服宁言,不想看宁言死在山上,当时本能地上了,没其他多余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余人心底羡慕无比,同时也暗暗有几分悔恨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当时他们同样开口,第一时间出手帮忙,指不准现在他们也能多分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哪像现在。

        说是大伙都分一些,可他们明白,他们这些人分到的肯定不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后,每个人都这么想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,真正能做到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只有老陈,连孙欢都是在老陈之后出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什么,有收成大家一起赚,记得药庐那边也送去一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宁言笑了笑,说:“就这样吧,帮主,我明天再去找你拿。要是有人找麻烦,你就把狼抬到四风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成,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欢颔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宁言应该跟那位药庐之主搭上了关系,否则那一天不会在药庐看门——

        看门也不是谁都可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药帮跟蔺云打过交道,知道那人脾气,没点关系蔺云根本不会搭理,更别说受雇看守门院。

        孙欢心底更不敢得罪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像宁言这样的天才,绝对不会在大门镇这种小地方久留,不至于跟他们抢饭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言兄弟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走吧,这次分了兽肉大家还是留着自己用比较好,吃了强身健体,尝试突破肉身四重,指不准还能去参加乡试。”